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水色氤氲探古镇新颜

发布日期:2022-08-13 11:05   来源:未知   阅读:

  为了生动展现中国西部乡镇的时代新貌,我曾探访过重庆的古路镇、塘河镇、磁器口古镇等众多乡镇,但最终选择并扎根于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的龚滩古镇,用水彩画的灵动语言记录这里的绿水青山与质朴生活。

  龚滩古镇位于乌江与阿蓬江的交汇处,是酉阳“千里乌江,百里画廊”的起点。与它结缘是在2004年,那是我首次带领学生到“老龚滩”写生。彼时的古镇还未通车,我们只能迎着晨雾、踩着泥泞的小路前行而至。绿树成荫,倒影成趣,水声潺潺,古韵悠悠,这里恬静优美的自然风光让人赏心悦目、流连忘返。湿漉漉的石板路、青灰色的屋瓦以及独具魅力的土家族吊脚楼更是升腾为某种特殊的符号,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2005年,龚滩古镇搬迁复建工程正式启动,根据“原生态,原风貌,原材质,原形制,原工艺,原住民”和保护历史真实性的原则,将古镇整体搬迁并进行原样复建,力求最大程度保留当地的自然景致与人文气息。多年来,我用画笔见证了从“老龚滩”到“新龚滩”的巨大变迁,在这里创作的上百幅写生作品定格了古镇发展的点滴记忆。

  我在龚滩古镇的艺术调研是多元而立体的。穿梭于起伏的山道,我感悟着万木争荣的生命律动;在根雕、竹哨和“酉阳土家摆手舞”等古镇文化遗产中,我寻觅着古老的传说;深入当地生活,我直面一张张质朴的面庞,聆听他们的心声与脉动,了解他们的乐事与憧憬。在与当地人的对话交流中,感受到的是他们温暖的笑容和举手投足间藏不住的对家园的热爱与依恋。

  在我写生创作时,乡亲们常常围坐簇拥,一边讨论画面中的景物,一边用朴实的语言诉说着古镇日新月异的生活。多年前的“老龚滩”因交通不便,城乡交流极不畅通,经济、文化及教育发展皆受限制。而近年来,“新龚滩”的街道规划与建设合理周全,新建的高速公路更是拉近了城乡的距离。我的作品《龚滩新路》便反映了古镇交通的崭新面貌。画面中的那条乌蓬路曾经满是碎石、泥土和裂痕,狭窄且没有护栏,悬崖下就是奔涌的乌江,有着许多安全隐患。如今,这条路已拓宽重建,来往车辆更是畅通无阻。面对它的新貌,我用大笔触畅快地铺展出全新的大道,宽阔的路面蜿蜒盘旋,向着延绵的山脉深处挺进。

  作品《龚滩四月》描绘的是古镇春意盎然的动人景象。创作时,我先以大块浅色迅速铺陈出初春薄雾笼罩的远山,再在郁郁葱葱的树林间以重色点缀鳞次栉比的吊脚楼,不仅增强了画面的张力,同时表现出古镇的人间烟火气。处于画面下方的观景车道刚刚修好,尚无游人的身影,但已经能想象出尔后熙攘的人群与车流给古镇带来的繁华气息。在记录龚滩古镇的时代新貌、挖掘这里丰沛的艺术资源的同时,我力图在创作中突破水彩写生的传统样式,并做了多元的探索。在风格上,我避免夸张的表现形式,更加侧重对古镇“性格”的内在写照和对自然景象的意境呈现,素净、淡雅的色彩则突显了古镇居民宁静、安然的日常生活状态。

  近年来,龚滩古镇的旅游业发展迅速。每到春暖花开之时,周边艺术院校的师生们便接踵而至,在这里留下一幅幅动人的画作,与古镇风光相映成趣,与山山水水一同荡漾起浓浓的诗意。同时,艺术的介入也悄然滋养着这里的文化生活:每到年节,人们书写对联为街坊邻居送去祝福;深居简出的老者专注于木雕、根雕创作,只为心中的那一份热爱;坐看云烟,信笔挥毫,当地画家以饱满的热情绘写着家乡变化。这,便是向往的生活。

  感怀自身,庆幸能以艺术之笔描绘乡村振兴的美丽图景。在水色氤氲的画卷里,我们触摸到古镇的过去,惊叹它如今的亮丽新貌,更清晰地看到其未来所蕴藏的无限可能。

  为了生动展现中国西部乡镇的时代新貌,我曾探访过重庆的古路镇、塘河镇、磁器口古镇等众多乡镇,但最终选择并扎根于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的龚滩古镇,用水彩画的灵动语言记录这里的绿水青山与质朴生活。

  龚滩古镇位于乌江与阿蓬江的交汇处,是酉阳“千里乌江,百里画廊”的起点。与它结缘是在2004年,那是我首次带领学生到“老龚滩”写生。彼时的古镇还未通车,我们只能迎着晨雾、踩着泥泞的小路前行而至。绿树成荫,倒影成趣,水声潺潺,古韵悠悠,这里恬静优美的自然风光让人赏心悦目、流连忘返。湿漉漉的石板路、青灰色的屋瓦以及独具魅力的土家族吊脚楼更是升腾为某种特殊的符号,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2005年,龚滩古镇搬迁复建工程正式启动,根据“原生态,原风貌,原材质,原形制,原工艺,原住民”和保护历史真实性的原则,将古镇整体搬迁并进行原样复建,力求最大程度保留当地的自然景致与人文气息。多年来,我用画笔见证了从“老龚滩”到“新龚滩”的巨大变迁,在这里创作的上百幅写生作品定格了古镇发展的点滴记忆。

  我在龚滩古镇的艺术调研是多元而立体的。穿梭于起伏的山道,我感悟着万木争荣的生命律动;在根雕、竹哨和“酉阳土家摆手舞”等古镇文化遗产中,我寻觅着古老的传说;深入当地生活,我直面一张张质朴的面庞,聆听他们的心声与脉动,了解他们的乐事与憧憬。在与当地人的对话交流中,感受到的是他们温暖的笑容和举手投足间藏不住的对家园的热爱与依恋。

  在我写生创作时,乡亲们常常围坐簇拥,一边讨论画面中的景物,一边用朴实的语言诉说着古镇日新月异的生活。多年前的“老龚滩”因交通不便,城乡交流极不畅通,经济、文化及教育发展皆受限制。而近年来,“新龚滩”的街道规划与建设合理周全,新建的高速公路更是拉近了城乡的距离。我的作品《龚滩新路》便反映了古镇交通的崭新面貌。画面中的那条乌蓬路曾经满是碎石、泥土和裂痕,狭窄且没有护栏,悬崖下就是奔涌的乌江,有着许多安全隐患。如今,这条路已拓宽重建,来往车辆更是畅通无阻。面对它的新貌,我用大笔触畅快地铺展出全新的大道,宽阔的路面蜿蜒盘旋,向着延绵的山脉深处挺进。

  作品《龚滩四月》描绘的是古镇春意盎然的动人景象。创作时,我先以大块浅色迅速铺陈出初春薄雾笼罩的远山,再在郁郁葱葱的树林间以重色点缀鳞次栉比的吊脚楼,不仅增强了画面的张力,同时表现出古镇的人间烟火气。处于画面下方的观景车道刚刚修好,尚无游人的身影,但已经能想象出尔后熙攘的人群与车流给古镇带来的繁华气息。在记录龚滩古镇的时代新貌、挖掘这里丰沛的艺术资源的同时,我力图在创作中突破水彩写生的传统样式,并做了多元的探索。在风格上,我避免夸张的表现形式,更加侧重对古镇“性格”的内在写照和对自然景象的意境呈现,素净、淡雅的色彩则突显了古镇居民宁静、安然的日常生活状态。

  近年来,龚滩古镇的旅游业发展迅速。每到春暖花开之时,周边艺术院校的师生们便接踵而至,在这里留下一幅幅动人的画作,与古镇风光相映成趣,与山山水水一同荡漾起浓浓的诗意。同时,艺术的介入也悄然滋养着这里的文化生活:每到年节,人们书写对联为街坊邻居送去祝福;深居简出的老者专注于木雕、根雕创作,只为心中的那一份热爱;坐看云烟,信笔挥毫,当地画家以饱满的热情绘写着家乡变化。这,便是向往的生活。

  感怀自身,庆幸能以艺术之笔描绘乡村振兴的美丽图景。在水色氤氲的画卷里,我们触摸到古镇的过去,惊叹它如今的亮丽新貌,更清晰地看到其未来所蕴藏的无限可能。

  为了生动展现中国西部乡镇的时代新貌,我曾探访过重庆的古路镇、塘河镇、磁器口古镇等众多乡镇,但最终选择并扎根于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的龚滩古镇,用水彩画的灵动语言记录这里的绿水青山与质朴生活。

  龚滩古镇位于乌江与阿蓬江的交汇处,是酉阳“千里乌江,百里画廊”的起点。与它结缘是在2004年,那是我首次带领学生到“老龚滩”写生。彼时的古镇还未通车,我们只能迎着晨雾、踩着泥泞的小路前行而至。绿树成荫,倒影成趣,水声潺潺,古韵悠悠,这里恬静优美的自然风光让人赏心悦目、流连忘返。湿漉漉的石板路、青灰色的屋瓦以及独具魅力的土家族吊脚楼更是升腾为某种特殊的符号,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2005年,龚滩古镇搬迁复建工程正式启动,根据“原生态,原风貌,原材质,原形制,原工艺,原住民”和保护历史真实性的原则,将古镇整体搬迁并进行原样复建,力求最大程度保留当地的自然景致与人文气息。多年来,我用画笔见证了从“老龚滩”到“新龚滩”的巨大变迁,在这里创作的上百幅写生作品定格了古镇发展的点滴记忆。

  我在龚滩古镇的艺术调研是多元而立体的。穿梭于起伏的山道,我感悟着万木争荣的生命律动;在根雕、竹哨和“酉阳土家摆手舞”等古镇文化遗产中,我寻觅着古老的传说;深入当地生活,我直面一张张质朴的面庞,聆听他们的心声与脉动,了解他们的乐事与憧憬。在与当地人的对话交流中,感受到的是他们温暖的笑容和举手投足间藏不住的对家园的热爱与依恋。

  在我写生创作时,乡亲们常常围坐簇拥,一边讨论画面中的景物,一边用朴实的语言诉说着古镇日新月异的生活。多年前的“老龚滩”因交通不便,城乡交流极不畅通,经济、文化及教育发展皆受限制。而近年来,“新龚滩”的街道规划与建设合理周全,新建的高速公路更是拉近了城乡的距离。我的作品《龚滩新路》便反映了古镇交通的崭新面貌。画面中的那条乌蓬路曾经满是碎石、泥土和裂痕,狭窄且没有护栏,悬崖下就是奔涌的乌江,有着许多安全隐患。如今,这条路已拓宽重建,来往车辆更是畅通无阻。面对它的新貌,我用大笔触畅快地铺展出全新的大道,宽阔的路面蜿蜒盘旋,向着延绵的山脉深处挺进。

  作品《龚滩四月》描绘的是古镇春意盎然的动人景象。创作时,我先以大块浅色迅速铺陈出初春薄雾笼罩的远山,再在郁郁葱葱的树林间以重色点缀鳞次栉比的吊脚楼,不仅增强了画面的张力,同时表现出古镇的人间烟火气。处于画面下方的观景车道刚刚修好,尚无游人的身影,但已经能想象出尔后熙攘的人群与车流给古镇带来的繁华气息。在记录龚滩古镇的时代新貌、挖掘这里丰沛的艺术资源的同时,我力图在创作中突破水彩写生的传统样式,并做了多元的探索。在风格上,我避免夸张的表现形式,更加侧重对古镇“性格”的内在写照和对自然景象的意境呈现,素净、淡雅的色彩则突显了古镇居民宁静、安然的日常生活状态。

  近年来,龚滩古镇的旅游业发展迅速。每到春暖花开之时,周边艺术院校的师生们便接踵而至,在这里留下一幅幅动人的画作,与古镇风光相映成趣,与山山水水一同荡漾起浓浓的诗意。同时,艺术的介入也悄然滋养着这里的文化生活:每到年节,人们书写对联为街坊邻居送去祝福;深居简出的老者专注于木雕、根雕创作,只为心中的那一份热爱;坐看云烟,信笔挥毫,当地画家以饱满的热情绘写着家乡变化。这,便是向往的生活。

  感怀自身,庆幸能以艺术之笔描绘乡村振兴的美丽图景。在水色氤氲的画卷里,我们触摸到古镇的过去,惊叹它如今的亮丽新貌,更清晰地看到其未来所蕴藏的无限可能。

  为了生动展现中国西部乡镇的时代新貌,我曾探访过重庆的古路镇、塘河镇、磁器口古镇等众多乡镇,但最终选择并扎根于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的龚滩古镇,用水彩画的灵动语言记录这里的绿水青山与质朴生活。

  龚滩古镇位于乌江与阿蓬江的交汇处,是酉阳“千里乌江,百里画廊”的起点。与它结缘是在2004年,那是我首次带领学生到“老龚滩”写生。彼时的古镇还未通车,我们只能迎着晨雾、踩着泥泞的小路前行而至。绿树成荫,倒影成趣,水声潺潺,古韵悠悠,这里恬静优美的自然风光让人赏心悦目、流连忘返。湿漉漉的石板路、青灰色的屋瓦以及独具魅力的土家族吊脚楼更是升腾为某种特殊的符号,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2005年,龚滩古镇搬迁复建工程正式启动,根据“原生态,原风貌,原材质,原形制,原工艺,原住民”和保护历史真实性的原则,将古镇整体搬迁并进行原样复建,力求最大程度保留当地的自然景致与人文气息。多年来,我用画笔见证了从“老龚滩”到“新龚滩”的巨大变迁,在这里创作的上百幅写生作品定格了古镇发展的点滴记忆。

  我在龚滩古镇的艺术调研是多元而立体的。穿梭于起伏的山道,我感悟着万木争荣的生命律动;在根雕、竹哨和“酉阳土家摆手舞”等古镇文化遗产中,我寻觅着古老的传说;深入当地生活,我直面一张张质朴的面庞,聆听他们的心声与脉动,了解他们的乐事与憧憬。在与当地人的对话交流中,感受到的是他们温暖的笑容和举手投足间藏不住的对家园的热爱与依恋。

  在我写生创作时,乡亲们常常围坐簇拥,一边讨论画面中的景物,一边用朴实的语言诉说着古镇日新月异的生活。多年前的“老龚滩”因交通不便,城乡交流极不畅通,经济、文化及教育发展皆受限制。而近年来,“新龚滩”的街道规划与建设合理周全,新建的高速公路更是拉近了城乡的距离。我的作品《龚滩新路》便反映了古镇交通的崭新面貌。画面中的那条乌蓬路曾经满是碎石、泥土和裂痕,狭窄且没有护栏,悬崖下就是奔涌的乌江,有着许多安全隐患。如今,这条路已拓宽重建,来往车辆更是畅通无阻。面对它的新貌,我用大笔触畅快地铺展出全新的大道,宽阔的路面蜿蜒盘旋,向着延绵的山脉深处挺进。

  作品《龚滩四月》描绘的是古镇春意盎然的动人景象。创作时,我先以大块浅色迅速铺陈出初春薄雾笼罩的远山,再在郁郁葱葱的树林间以重色点缀鳞次栉比的吊脚楼,不仅增强了画面的张力,同时表现出古镇的人间烟火气。处于画面下方的观景车道刚刚修好,尚无游人的身影,但已经能想象出尔后熙攘的人群与车流给古镇带来的繁华气息。在记录龚滩古镇的时代新貌、挖掘这里丰沛的艺术资源的同时,我力图在创作中突破水彩写生的传统样式,并做了多元的探索。在风格上,我避免夸张的表现形式,更加侧重对古镇“性格”的内在写照和对自然景象的意境呈现,素净、淡雅的色彩则突显了古镇居民宁静、安然的日常生活状态。

  近年来,龚滩古镇的旅游业发展迅速。每到春暖花开之时,周边艺术院校的师生们便接踵而至,在这里留下一幅幅动人的画作,与古镇风光相映成趣,与山山水水一同荡漾起浓浓的诗意。同时,艺术的介入也悄然滋养着这里的文化生活:每到年节,人们书写对联为街坊邻居送去祝福;深居简出的老者专注于木雕、根雕创作,只为心中的那一份热爱;坐看云烟,信笔挥毫,当地画家以饱满的热情绘写着家乡变化。这,便是向往的生活。

  感怀自身,庆幸能以艺术之笔描绘乡村振兴的美丽图景。在水色氤氲的画卷里,我们触摸到古镇的过去,惊叹它如今的亮丽新貌,更清晰地看到其未来所蕴藏的无限可能。

最热文章
居理新房创始人王鹏在WISE2020新经... 07-21 
PO表志勋挑战《请给一顿饭show》 ... 03-13 
16年开垦不毛之地袁隆平将杂交水稻... 04-07 
新增1412例、官员被撤、骂上热搜这... 01-01 
“市场回暖了 我也瞬间没有睡意了... 08-05 
隐藏在2021职场黑话下的真相:职场... 04-25 
全国放鱼日:增殖放流 养护水生生... 05-08 
初中学考今日开考_教育频道_东方资... 07-16 
“等工作忙完再说”成了他临终遗言... 12-27 
尼日利亚最富球员:中超外援包揽前... 01-17 
霍氏养车:深耕行业 构建友好型汽... 01-25 
云南昭通:57万尾珍稀鱼类放归赤水... 05-07 
沿河县向乌江放流16万尾鱼苗... 05-08 
石斑鱼上市量增加8月份价格或持稳... 05-24 
看完《披荆斩棘的哥哥》我居然找到... 07-11 
最新发布
科學不失約第二季《科學公開課》如... 08-13 
水色氤氲探古镇新颜... 08-13 
郭晶晶二女儿照片曝光眉眼像奶奶朱... 08-12 
83岁高龄驾机重返蓝天?“硬核奶奶... 08-12 
真实霍水仙其实很惨刘病已直接灭了... 08-11 
中国氟哌酸市场深度研究及投资前景... 08-11 
2018-2025年中国氟哌酸片行业市场... 08-10 
鰕虎鱼的功效与作用... 08-10 
在500万网友的见证下我帮奶奶实现... 08-09 
“我想用行动去帮老爷爷老奶奶!”... 08-09 
从非洲来了群“话痨鹦鹉”春节期间... 08-08 
《怪物猎人:崛起》曙光将于8月追... 08-08 
7金4银广州1中学喜获省游泳大赛佳... 08-07 
太无语了!《新西游记8》收视不如... 08-07 
全国监测港口货物吞吐量环比增66%... 08-06